0106_a5206

   “殿下!”上官如安惊呼,挣扎起来,但这挣扎在皇甫薇看来,只是如小猫挠痒痒一样。

   “殿下!醉了!”酒香扑面而来,上官如安内心惶恐而又得意。

   就连陛下,也喜欢他这样的。

   可他们这样,又是不允许的。

   他以后会是凌王殿下的男人,怎能跟陛下有牵扯。

   “说,凌渊她运气怎么就这么好。”皇甫薇紧紧抓着他的手腕按住,让他无法动弹。

   “陛、陛下是何意?”近距离看皇甫薇,上官如安才觉这天下最尊贵的人竟也如此好看,而且,她展现出来的气质,比绫清玄要柔软许多。

   是特意对他如此的吗?

   上官如安不禁想多,连挣扎都忘了。

   皇甫薇对着他耳边吹气,“自然是桃花运,不仅娶了京城第一美人,还有这样的尤物未婚夫婿。”

   带着酒香的气息从耳朵蔓延向下,上官如安颤栗起来,“陛、陛下。”

   他还是不懂她什么意思。

  
白嫩包子脸美女吊带短裙秀纤细四肢笑容甜美图片

   皇甫薇眯着眼,邪肆笑道:“不如,来朕这?”

   “!!!”

   ……

   酒过三巡,绫清玄打了个酒嗝,身体却直直地站着。

   在她面前,不少人已经喝趴下了。

   凌、凌王殿下酒量这么好的吗?明明成亲那晚她被灌得不省人事啊!

   绫清玄在他们震惊的目光下,直接拿起了酒壶,“还有谁要敬酒。”

   赶紧把他们灌倒,本座就能回去了。

   zz提醒,【宿主,反派不见造吗?还在这喝什么呀!】

   他位置上果然没人了。

   绫清玄不以为然。

   他会回来的。

   今日是他和皇甫薇约好的接头时间,估计是趁她被围起来敬酒的时候溜走的。

   反派果然都没良心。

   她挡了这么多酒,他拍拍屁股就走。

   【……宿主醉一个,看他管不管。】还不是宿主太能喝,都不带晃的!

   江离躲避着来往的下人,到了约定好的花园中。

   这里的下人特意被遣散,所以不必担心被谁发现。

   他看见那明黄色人影从座位上起身朝自己这边而来,便弯腰行礼。

   “陛下,请再给我一些时间。”

   他指的是刺杀绫清玄一事。

   “那件事不急,江公子,让嫁给凌王,着实委屈了。”

   江离抬眸,见她唇瓣红润,俯瞰苍生的眸子中,带着些迷离。

   他继而说道:“当年多谢陛下救命之恩,江离是为了报恩,不委屈。”

   皇甫薇伸手拉他,“外面风大,过来坐。”

   江离不着痕迹地避开,“谢陛下。”

   没碰到他,皇甫薇也不生气,她与他一同坐下,亲自倒酒给他。

   看着这酒杯,脑海里便浮现出绫清玄帮他挡酒的画面。

   江离端起,半晌又放下。

   “怎了?”皇甫薇不解。

   “我在外未沾酒,怕引起怀疑。”

   “是朕疏忽了。”皇甫薇稍微了解了近况之后,递给他一包药。

   杀手的嗅觉都很灵敏,江离直觉这东西不太好。

   “待取得凌王信任,便将这药加入她日常膳食中,她享有百胜战神之称,难对付也实属正常。”

   打不过,就换另一种方法。

   江离顿了一下,沉默将那药包拿了过来。

   他知道陛下想杀凌王的原因,可凌王真的野心勃勃吗?

   只是报恩,完成他就自由了。

   他不应该想这么多。

   可那人这些天在他身边的景象,在脑海里挥之不去。

   “是,陛下。”

   将药收入怀中,江离告退。

   皇甫薇望着他的背影,幽幽道:“如此姿色,可真考验制止力。”

   江离悄悄回来的时候,见绫清玄趴在桌面上。

   而其他大臣也都东倒西歪,嘴里叽叽歪歪。

   ‘这些酒鬼!’

   江离白了他们一眼,转而伸手轻推着绫清玄,“妻主?”

   如羽毛扫在心尖,他每次这样喊她,都有一种酥软的感觉。

   绫清玄抬头,伸手拉住他,“回府。”

   即使不醉酒,喝多了脸上也会有红晕,一直板着的脸此刻有些柔软,江离心跳漏了一拍。

   “好,我们回去。”

   【宿主,赶紧装醉,走不动的那种!】

   江离拉了几次,没拉动,他以为绫清玄醉了。

   脚边有着他们喝醉时打碎的酒杯,如果他这个时候用碎片划破她的喉咙,没人会怀疑他。

   他俯身捡起碎片,看着那锋利的切面,能想象到鲜血横流的画面。

   “江离。”绫清玄喊了声,漫不经心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碎片,“小心。”

   小心别伤了本座,小心本座将反杀。

   江离松开手,笑道:“谢妻主关心。”

   她还没完全醉,不好下手。

   江离扶绫清玄上了马车,“妻主,要不睡会儿?”

   马车就他们两个,并不是动手的最佳地点。

   闻言,绫清玄四处看了看。

   没有可以枕的东西。

   她将视线锁定在江离的双腿上。

   嗯,这个地方好像不错。

   江离望着车外,神游天外,忽的腿上一沉,他本能的想移开,被按住。

   “别动,我睡会儿。”

   微不可闻的嗓音,带着些慵懒语气。

   江离的手无处安放,他的腿也给绷得紧紧的。

   女人靠着的地方异常清晰,他连呼吸都小心翼翼起来。

   好、好像拿把刀干掉她!

   这个登徒子!

   竟然枕在他大腿上,这是女子会做的事么!

   就这么紧张了一路,到府上的时候,江离觉得自己的腿失去了知觉。

   绫清玄倒是睡得很好,她撩开帘子下车,发现江离还没下来。

   对了,他腿麻了,而且正在心里骂她。

   阿嘉赶了过来,见江离没下来便说道:“我去接公子下来吧。”

   绫清玄拦住他。

   反正她比较近,她重新上车,伸手将他公主抱在怀里。

   “、干什么?”

   这个姿势,他整个人是缩在她怀里的!

   但他只能口头抵触,因为腿麻了,一挣扎就跟要死了一样。

   “要自己走?”

   绫清玄将他带下来,松了一只手。

   双脚落地,江离尖叫了起来。

   绫清玄重新抱住。

   满眼都是,‘看,自己不能吧。’

   江离:……我弄死!

   阿嘉:发生了啥?

   绫清玄面容毫无波澜地将他给抱进去,一路上下人惊得下巴都快掉了。

   什么情况,这两人怎么突然这么亲密了?

   有借有还,绫清玄借了他腿,还他一段路。

   本座还真是个好人。

   【……】好到令人发指呢。